欧宝综合app

逡巡于两个世界的“独狼”

  作为一个梦想成为全美冠军的拳击运动员,塔梅尔兰·察尔纳耶夫也被伊斯兰所吸引。最后,他似乎变成了一个迷失了自己的异类。

  塔梅尔兰在拳击圈子里赫赫有名。“他的拳打得棒极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俱乐部搏击教练说道,“体格强健,移动迅速,打起拳来如行云流水一般,简直就是拳击场上的迈克尔·乔丹。在这里训练的拳击手,没有一个能击倒他。”

  2009年,塔梅尔兰在新英格兰地区金手套大赛的重量级比赛中所向披靡,赢得了冠军。此时,塔梅尔兰正在做着全美冠军梦,并且还想在奥运会上代表美国出战。拳击界的行家说,他本可以梦想成真。

  人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塔梅尔兰在身亡之前到底在想些什么。同时,他的作案动机——不管是意识形态方面的还是个人的——也可能永远成为一个谜。不过,他仍旧给人们留下了一些线索,反映了他对生活在美国和祖国的不同感受。

  大约十年前,察尔纳耶夫一家从吉尔吉斯斯坦移民美国。其家乡临近俄罗斯的车臣地区,非法武装活跃,暴力和恐怖事件多发。当时,塔梅尔兰大约15岁,弟弟焦哈尔只有8岁。

  在剑桥市的诺福克街,有一座焦褐色的木质三层公寓楼,察尔纳耶夫一家就住在这座楼的顶层。这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区。

  刚到美国的时候,他们遭遇了每一个新移民都会遇到的问题,文明的冲突在他们一家在美国的经历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塔梅尔兰的父亲安佐尔·察尔纳耶夫是一位汽车技师,业余爱好是拳击,经常在楼前的铁架上做引体向上。安佐尔脾气暴躁,经常为一点小事就同人发生争吵,周围的人们都害怕这个邻居。

  随着年龄的增长,塔梅尔兰越来越像他的父亲。他也喜欢上了拳击,并且也像他父亲一样在楼前的铁架子上做引体向上。

  后来,安佐尔返回俄罗斯,把他的两个儿子留在了美国。塔梅尔兰继续他的拳击训练,弟弟继续在剑桥当地的一所学校上学。

  但是,对于这个国家,他从未真正地有过家的感觉,并且基本上是独来独往,最终成为一个满腔怒火的独狼。

  继在新英格兰地区的金手套大赛中夺冠后,2009年5月他又在犹他州的盐湖城参加了全国金手套大赛,但是,他在输掉一场比赛后被淘汰出局。此时,对于塔梅尔兰来说,生活似乎变得越来越艰难。他对一名记者说:“这里再也没有什么价值了。人们不能控制自己。我在这里没有一个美国朋友,我不理解他们。”

  再后来,塔梅尔兰提交的公民资格申请被延迟受理。美国联邦调查局的官员在同他谈话后变得警觉起来,因而暂停了塔梅尔兰申请美国公民的程序。

  此后,这个已婚并且还有一个3岁女儿的移民再也没能成为美国公民。在被击毙前的几年中,塔梅尔兰穿行于截然不同的几个圈子,有时去剑桥的清真寺做礼拜,有时又去俱乐部的体育馆练习拳击,但他似乎从未在任何一个世界中找到自己的位置。

  2012年,在时隔十年之后,他回了一趟家乡。据塔梅尔兰在家乡的朋友说,他的俄语带着一种奇怪的外国口音,还时常夹带几句英语,好像不如此就无法表达自己的思想。在这个原本属于家的地方,塔梅尔兰又一次有了陌生感。

  正是这次返乡之旅让塔梅尔兰对产生了兴趣,回到美国后,他开始在网络上搜寻制造炸弹的方法。

  应俄罗斯政府的请求,美国联邦调查局在2011年的时候曾传唤过塔梅尔兰。他们解释说,这是出于“他可能与激进组织有来往”的担心。然而,美国政府一直没有发现证据可以证明塔梅尔兰对极端主义的兴趣在爆炸案中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这种人正是美国反恐专家长久以来所担心的:他们具有极端主义的观点,或者至少对政治性的暴力活动感兴趣。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他们在网络上四处寻找答案。这种人对于生活的不满愈发强烈,以至于他们甘愿冒风险将那些破坏性想法付诸行动。

  塔梅尔兰曾经把他的这种不满通过拳击运动表现出来,但是,当这种不满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他就成了一匹脱离了社会的独狼,在现实与幻想的两个世界中独来独往。

  红会获5亿地震捐款死刑保证书案调查揭刘志军仕途公车改革原地踏步新式军车号牌今亮相北京迎最堵日机关报5天3换报头芦山男童回危房如厕亡公务员砍人获刑13月600中国人报名赴火星火海救母女孩去世奥朗德上海行菜单习 世界杯景区叫妈免票湖南 H7N9确诊病例

上一篇:【疫后重振看湖北】H-U-B-E-I5个字母大有深意!

下一篇:没有了